首页 >> 管理学
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是推动共同富裕的有力抓手
2022年07月11日 15: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朱珍 字号
2022年07月11日 15: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朱珍
关键词:资本健康发展;共同富裕

内容摘要:

关键词:资本健康发展;共同富裕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澳门线上娱乐官方网站: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既是一个重大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既是一个重大实践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理论问题,关系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关系改革开放基本国策,关系高质量发展和共同富裕,关系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充分体现了“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理论与实践逻辑,不仅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途径,更是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有力抓手。

  资本健康发展有利于提升生产力水平,做大共同富裕的“蛋糕”

  马克思指出,作为价值增殖的资本有助于“发展社会生产力,去创造生产的物质条件;而只有这样的条件,才能为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建立现实基础。”[1]马克思充分肯定了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发展,认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2]因此,促进生产力发展是资本的使命,只有能够有效促进生产力发展的资本才是健康发展的资本。具体而言,健康发展的资本能够充分整合劳动、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充分整合生产经营过程中所必需的物的力量与人的力量,提升劳动者利用劳动资料改造劳动对象的物质能力,即有效提升生产力水平,做大共同富裕的“蛋糕”。

  然而,近年来,一些大资本无序扩张、野蛮生长,不致力于在生产端创造财富,也没有切实为财富创造或者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而是大玩资本与“切蛋糕”游戏,“绞尽脑汁”式地掠夺财富,背离了资本健康发展的要求,不利于共同富裕的实现。亟须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让各类资本以发展生产力为主业,奔向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为做大共同富裕“蛋糕”提供不竭的动力。

  资本健康发展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有利于促进共同富裕“两翼”的实现

  物质生活富裕与精神生活富裕是共同富裕的“两翼”。“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的、社会的、属于一定历史社会形态的生产关系”。[3]作为生产关系或社会关系,资本除了具有资本一般属性外,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下有不同的社会属性,服务对象也存在根本的差异。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相应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的服务对象也应是广大人民,这是资本健康发展的要旨,是根本不同于为少数人服务的西方资本。资本健康发展意味着对资本“异化”与资本拜物教的摒弃,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是资本为人服务的发展,资本与劳动者是手段与目的的关系。因此,劳动者是主体,其作为现实的人、具体的人,在生产过程中能够更完整地占有自己、支配自己,而不是成为资本的附庸,从而实现更加全面的发展。劳动者的主人翁地位还能进一步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认识与掌握更多的必然,并由此更好地改造主客观世界,实现更加自由的发展。

  自由全面的发展意味着人们的精神世界更加富足,有利于精神生活富裕的实现。当然,劳动者的劳动是创造财富的源泉,自由全面的发展也势必会激发劳动者的智慧与斗志,凝聚更多更复杂的辛勤劳动与科学劳动,促进物质生活富裕的实现。需要注意的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中存在一些以“资本”为中心、人为资本服务的资本异化现象,不利于实现共同富裕。必须切实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实现全体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

  资本健康发展是强化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发展,有助于夯实富裕进程中的“共同”属性

  在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进程中,既要注重效率,又要注重公平,既要注重把“蛋糕”做大做实做优,又要关注把“蛋糕”切好分好分匀。只有既讲“富裕”,又讲“共同”,才能把“共同富裕”讲全了。资本健康发展是讲究全过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不仅在生产过程中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在分配上也强调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这种共享总体上遵循价值分配与价值创造、价值实现的统一,但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在生产中也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应参与分配。因此,资本健康发展意味着在分配上强调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避免“工人在劳动中耗费的力量越多,他亲手创造出来反对自身的、异己的对象世界的力量就越强大,他自身、他的内部世界就越贫乏,归他所有的东西就越少”的现象[4],夯实富裕进程中的“共同”属性。

  国有资本与集体资本所在的国有企业与集体企业较好地做到了工资薪酬与劳动力价值的相吻合,国有剩余价值也以国有资本收益的方式上交至国家,由国家统筹安排,让劳动者间接享受其创造的价值。民营资本、外国资本、混合资本所在的民营企业、外国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按劳分配程度参差不齐,剩余价值多为资本主体享有,为劳动者所共享的程度普遍偏低。应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强化按劳分配原则,让更多的劳动者共享价值增长的成果,推动共同富裕。

  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以推动共同富裕

  首先,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运动规律。逐利性是资本的本质特性,并由此派生出扩张性、积累性等基本特性。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不是要扼杀资本的逐利性,也不是不要资本的发展,而是要引导各类资本合理合法地追逐利润,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共同富裕服务。这显然不是一个说教式的问题,而是要通过政策与制度优势切切实实让资本及其主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的今天,我们相信资本主体愿意真心跟党走,通过完善法治,引导资本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追逐利润。

  在资本的运动过程中,还呈现出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生产过剩规律、收入差距拉大规律。引导资本积极从事科技创新,聚集复杂劳动,对资本创新给予土地、税收等政策优惠,使利润率上扬或者做大基数、使绝对利润上涨。在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过程中,各级地方政府要协助做好生产、消费的相关数据,并及时公布于政府平台,弥补资本主体因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生产过剩,助力实现“商品的惊险的跳跃”。通过支持企业对人才实行股权激励共享剩余价值,以强化按劳分配主体地位,通过再分配“提低、扩中、调高”,通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手段平抑收入差距,促进共同富裕。

  其次,为资本设置“红绿灯”及“黄灯”转换机制。不受约束的资本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上横冲直撞、无序扩张、野蛮生长,践踏法律,损害人民利益,背离资本规范健康发展与共同富裕要求。因此,应尽快为资本设置“红绿灯”。1940年,毛泽东同志就提倡孙中山提出的“节制资本”理念,认为“中国的经济,一定要走‘节制资本’和‘平均地权’的路,决不能是‘少数人所得而私’,决不能让少数资本家少数地主‘操纵国民生计’”。[5]“节制资本”的思想在今天仍然大有裨益。对操纵国民生计、影响国家安全稳定、损害人民利益、掠夺财富、背离生产力发展与共同富裕要求的资本应及时果断地亮“红灯”。对致力于科技创新、发展实体经济、切实为实体经济服务、有利于国民生计与共同富裕的资本应开“绿灯”。为资本设置容错纠错的“黄灯”转换机制,即资本“犯错”被亮“红灯”后,若能限期整改到位,应把其列入“黄灯”赛道,再视其新的经营范围逐步转为“绿灯”赛道。同样,在“绿灯”赛道上“压线”或“越线”行驶的资本给予“黄灯”警告,拒不改正的,及时亮“红灯”。“红绿灯”的设计主要是规范资本的经营领域与范围,还要辅之以激励约束政策。对“绿灯”赛道上的资本采取典型性宣传、行政性表彰、给予税收优惠等政策;对被亮“红灯”的资本不仅对其禁行,还要采取行政性与法律性惩罚、反垄断罚款等措施,这样对其他想要“犯错”的资本也是一种威慑。

  再次,充分发挥公有资本的示范带动作用。我们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但不可否认,各类资本的性质是有差异的。国有资本、集体资本等公有资本天然承担着推动共同富裕的责任与使命,应通过调整布局、优化结构等方式推动公有资本特别是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与民生领域,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对标共同富裕的具体要求,率先实现公有资本的规范健康发展。公有资本不仅要“以身作则”,还要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广泛开展与非公有资本的合作,多管齐下,发挥对非公有资本的示范、引领与带动作用,引导非公有资本积极将共同富裕作为价值引领与价值目标。

  最后,通过完善资本市场规范资本运行。资本市场不应是资本圈钱的场所,而是投资者共建共享资本发展的平台。一是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细化财务报告标准,引入投资者和第三方机构参与上市公司质量评价,推动上市公司接受公众监督,提高信息披露质量,规范上市公司资本运行。二是从严打击上市公司欺诈发行、内幕交易、财务造假、操纵市场等违法犯罪活动,持续提升资本治理效能,强化资本监管震慑力。三是在健全上市公司年度分红制度的基础上,积极引导有条件的公司增设季度分红、半年度分红等分红模式,让投资者切实稳定地共享上市公司资本价值增殖的成果。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资本论》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683页。

  [2]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共产党宣言》,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32页。

  [3]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资本论》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922页。

  [4]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2页。

  [5]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678-679页。

 

  【本文系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项目(2020M671925)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朱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金沙app在线网站|联系我们
BG彩票app下载 888集团下载 优发娱乐线路检测 凯发现场真人 钱柜娱乐会员中心
金宝彩票PK10牛牛 金沙游戏总代理 k8凯发菲律宾客户端 钻石娱乐是正规平台吗 凤凰彩票网站怎么样
申博注册账户 圣淘沙在线体育投注 真钱申博138官方娱乐场 亚美捕鱼最高代理 七星湖南棋牌有挂吗
尊龙体育永久地址 沙龙娱乐现金直营 申博现金网开户 申博现金网网址